香附子Minus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改文◇◆◇◆

圈名香附子Minus
漱石(そうせき)

写写同人 开开脑洞
重度死宅 懒癌晚期

杂食
ABO爱好者

◆阴阳师 酒茨 狗崽 黑白
◇全职 周喻 张安 楚苏 喻黄 周叶
◆魔道祖师 忘羡 薛晓
◇文豪野犬 太敦
◆时之歌 维赛 西北送弓 舜远
◇刀剑乱舞 鹤一期
◆高校拟人 清北 燕华
◇北京中学拟人
◆冰上的尤里 维勇
◇黑塔利亚 米英

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
一起来梅之寒玩呀
耽于nico唱见的声音和羽生结弦的美色
霸王别姬和Love Letter是最喜欢的电影

谢谢喜欢w

本质是一个透明人唱见ー=≡Σ( ε¦) 0
◇b站@香附子Minus
◆新浪微博@香附子Minus

【喻黄】樱花雨 02

预警请看第一章

 

02

 

三月的风吹落粉红色的樱花,铺散在长长的街道上。中分的黑发少年温和地笑着走在路上,他的前方是刚刚学会抽烟不久、正叼着烟懒散地走在路上的二年级学长兼邻居叶修前辈。

在家门口与他的邻居道别,喻文州赶紧换上拖鞋走向卧室去拿今天不小心忘在家里的手机。他打开锁屏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早上走之前还是满格的电量变得只剩百分之七。喻文州带着满心的疑惑给手机冲上了电,这才注意到他的床铺上有一个人形的凸起,这个发现把他吓了一跳。

喻文州在父辈眼中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上高一以后因为父母忙于经营国外的事业而出国,从那以后都是他一个人在家照顾自己,家里不可能有其他人啊……但是如今怎么看也感觉被子里有个什么人的样子。

他试探地戳戳被子里的不明物,只见被子里的人不满地扭了扭身体,发出一声软糯的哼声,一双猫耳就这么毫无防备地从被窝里冒了出来,缓缓地动了动。

喻文州有些好奇,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盯着那双猫耳看。

被子里的小东西终于是受不了这令人发毛的注视,自己先沉不住气从被子里跳了出来,无需系统提醒就开启了剑圣大大的语言连击:“你你你别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盯着我看啊要不看你看起来还挺温文尔雅的样子本剑圣还以为你要对我图谋不轨呢!喂喂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能因为我是你家的猫就以为你可以对本剑圣为所欲为了哼!”说着还红着耳垂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喻文州心里这么判断。

少年的声音很清亮,让人不自觉地就联想到了山间的清晨,但是其中也夹带着一种软糯的感觉,或许是刚刚脱离童年的原因吧。他的眼睛很亮,像是夜空映在波澜的海上的点点星辰。少年的皮肤非常干净白皙,头部和尾部还各长着一双毛茸茸的猫耳和一条细长的猫尾,猫耳和猫尾上各有两道横着的淡黄色条纹。

眼前的少年正衣衫不整地只穿着自己的白色衬衫,因为身高差的原因,这件衬衫穿在他的身上似乎稍显大了一点,刚好盖到大腿根部。喻文州想他大概是慌慌张张从自己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衣服套在一丝不挂的身上了吧。

喻文州看着少年可爱的样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他还是从黄少天的话里及时地抓住了重点,用他那温和又好听的嗓音问道:“猫?”

黄少天恼羞成怒地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喻文州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哼哼,听着,我就是英明潇洒威武帅气的剑圣黄少天。正如你所见我是一只猫,你既然养了我就要对我负责。我现在变成人类还只能维持一小会儿,只要完成系统任务的最后一项我就可以完全地变成人类啦!”想了想,他的脸上又微微地泛上了一抹粉红,“嗯……你、你身为我的主人,可要帮助我完成这些任务啊!虽然说有点不想承认有你这么一个心脏的主人吧……不过本剑圣还是勉为其难地允许你来养我好了!你看我辛辛苦苦地过来给你收拾了一整天的屋子你还笑我,知不知道本剑圣的冰雨一记银光落刃分分钟把你砍到红血啊!你有本事笑我,你有本事来pkpkpkpkpkpkpkpk!”

喻文州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实,屋子比他走之前干净整齐了不少,似乎每个角落都泛着洁净的光芒。虽然他自己平时也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就是了……

突然喻文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面前炸毛的小猫身后部分的衬衫,微凉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下又一下地蹭过猫尾的根部。

敏感的小猫全身都在轻微地颤抖,一下子红了脸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眼睛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看一样四处瞟着,却死活不肯望向喻文州所在的方向:“你你你你!大心脏!”然后白光一闪就消失了。

喻文州手机的提示灯刚好此时亮了起来。

于是他拿起手机,打开前几天叶修前辈刚推荐给他的猫咪后院,直觉告诉他少天的出现一定跟这个有关,然后他也不负众望地找到了黄少天缩在蛋糕盒里的身影。

喻文州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隔着屏幕戳了戳那只疑似害羞的小猫。小猫的上方突然违背系统设定地弹出一个文字泡,上面写着几个红色加粗的字:“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我想静静。”后面还跟了个再见的表情。

喻文州又隔着屏幕轻轻地用手指做出抚摸的动作,见黄少天没理他,就点开了商店,购买了几个可供猫咪玩耍的物品。他一边交着小鱼干,一边在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微微地勾起了唇角。

或许以后的生活中会多了少天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呢^ ^——喻文州这样愉快地想着。或许回到家以后不再是进门打招呼却毫无回应,不再是没有人和他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那里有被灯光点亮的温度,有正在迎接他回家的人……一想到这点,喻文州的心里就充满了期待。

窗外的樱花随风飘了进来,温柔地落在映满夕阳的桌子上。

这是在喻文州十六岁的春天发生的事情。

评论(4)
热度(89)

© 香附子Minus | Powered by LOFTER